欢迎光临本站 同创绿然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 网址: www.tclvran.cn
同创绿然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
153-3966-7094
首页>新闻中心>本村动态

走进同春(游记散文)作者:王庆云

时间:2018-04-12   访问量:41

走进同春(游记散文)

作者:王庆云

       “同春”这两个字,看上去很眼熟,听起来很动听,也许你家喝茶用的瓷器杯上,就有“一杯在手,天下同春”的诗句。同春是一个古村落的名字,又是一个茶叶商标的名称。东至云尖系列茶获奖后,全县统一制作的包装盒、包装袋上,就有“同春”字样的商标。

        深秋时节,我慕名来到了同春时。现在的同春村通过撤乡并村,已与相邻的合义村,合并成一个大村。这个村的地理方位,处于东至县葛公镇洪方仙寓山余脉上,往东翻越 3公里的石板古道,与南溪古寨毗邻,往西5公里与仙寓山生态风景区相连。而联结这两个景点的公路,就从同春村的村旁穿过。车子进村,必须经过一个长长的狭谷,两旁重峦迭嶂,连绵起伏,就像一个个巨人手拉着手,迎接着前来旅游观光的游人。到同春村口,要过一道青石条垒砌的石拱桥,桥墩上有一行醒目的大字:碧云桥。相传古时有一财主家的女儿,名叫碧云,因反抗家庭包办婚姻,出家为尼,用化缘来的钱周济庵边穷人,并捐资修了这座桥,老尼姑升天后,人们为怀念她,就将这座桥用她的俗名,命名为碧云桥。碧云桥的旁边有三棵百余年的参天老柳,遮天蔽日,树皮斑剥,像是三位恬淡的老人娓娓谈心,细诉村史。蜿蜒远去的小溪,发出铜器撞击的叮咚声,好像是在弹奏一曲水与石对话的交响曲。溪水清澈见底,鹅卵石粒粒可数,小鱼小虾戏水漫游。小溪两岸是遍地的野花与小草,放眼远处是一片森林,朝阳斜照,层林尽染,山间翠竹摇曳多姿,秋果红叶点缀其中,大自然的造化巧夺天功,真正是秀色可餐。近看村舍排列,徽派建筑,古朴典雅,青砖碧瓦,徽风徽韵,无声的显示着同春村的灿烂历史和丰厚的文化底蕴。

        同春是一个古村落,说它古,因为同春是一个老茶区,它的历史与东至县的茶叶历史一样的悠久。东至植茶历史已愈千年,据唐代杨华撰写的《膳夫经年录》记载,开元年间至德已植茶,北宋时已负盛名,著名诗人梅尧臣任建德(即至德)县令时自称为“采茶官”。元代著名学者马瑞临著的《文献通考》中记载了当时全国近10种名茶,其中“仙芝”、“嫩蕊”等5种名茶出自建德,闻名遐尔,不堪应求。从唐代到清咸丰年间,建德主产绿茶,并加入了“商队茶”的行列,其远销时间的跨度达一个多世纪。商队茶中的“千两朱兰茶”外销西欧上流社会,被马克思誉为“上等货”。到了清光绪年间,黟县余干臣在尧渡街设立茶庄,创制了“祁门红茶”,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质奖章。“仙芝”、“嫩蕊”、“千两朱兰茶”和“祁门红茶”的原始生产地就在同春,同春人祖祖辈辈植茶、采茶,制成名为“毛峰”的毛坯茶,销往各个茶庄,然后进行精加工后,就变成了历史上记载的名牌茶叶。古时同春的村庄很大,据说鼎盛时期有上千户,一万多人口。庄内设有茶号,那些老茶号随着岁月的流逝,先后被毁。民国年间又建了几家新茶号,茶号房屋为砖木结构,大门两侧为石条砌成,中间为大厅,左右两边各有8间,屋内高处有3处,为收购和交易场所。同春产的红茶、绿茶,色香味俱佳,销量很大,“同春”茶号一度名闻遐尔。

        同春村内的另一个自然村,也就是原合义村的牌楼自然村,是明代名相郑三俊的故乡。郑三俊,字用章,号元岳,明万历26年(1598)进士,相传皇帝封其官位时,他总是抬头向天,不作任何表示。皇帝不知何意,随口说道:“你莫不是想当天官?”郑三俊听罢,赶紧叩头“谢主龙恩。”皇帝的一句戏言,竟被郑三俊当了真,得了个“天官”的封号,故又名“郑天官”。崇祯元年(1628)官拜南京户部尚书,兼掌管吏部事。后又任北刑部尚书,加太子太保,崇祯15年召为北吏部尚书。郑三俊在朝中为人端严清亮,正色立朝,崇祯皇帝很信任他,委他以重任,在当时实为三部之首,拥有宰相之权。郑三俊后因年迈乞休回故里,17年(1644)思宗死,他极度悲伤,披着黑色衣服进山筑一室曰“影庵”,自喻余生惟影之意,自号紫云老人,十余年后病逝。郑三俊的故里,有一郑氏宗祠,规模宏大,大殿内悬“天子三问”金字匾,门前壁有牌坊一座,自然村名也因这一牌坊而得名。而今牌坊已毁,宗祠只剩残垣断壁,而村前的康阁石板桥依然安在,唯有这座石桥见证了几百年来的历史沧桑。合义郑姓与同春刘姓,依山而居,朝夕相处,姻亲连理,关系和睦。相传古时,郑姓村庄的前方有一悬崖峭壁藏有一金鸡,凡金鸡一叫,就有祥瑞之气笼罩在郑姓村庄的上空,河对面山上的石门就会发出一声巨响,缓缓开启,有人见到洞中金碧辉煌,光芒四射,宽敞的大厅,俨如皇宫金銮殿。而当人一走近,石门又关闭了。因此当地人认为郑三俊的出生地是个“金鸡叫石门开”的风水宝地,所以郑氏家族的人三朝为相,世代为官。可是郑姓住在这里,交通不便,出门还要从同春的路上经过。有一年两个放牛娃斗嘴,郑姓牛娃夸耀自己村子里出了个郑天官,而刘姓只会种茶、卖茶,做生意。刘姓牛娃不甘示弱,骂道:出了个郑天官有什么了不起,你们郑姓还不是要走我刘家开的路。郑姓族长正好路过,听了刘姓小孩讥笑郑姓有人做官,无人修路的话。心里很不是滋味,回村后召集全村老少开会,决定从本村新开凿一条通向山外的路。郑姓请来石匠,经康阁桥沿山叉,硬是在峭壁上凿出了一条直通洪坳张家,再过河,与刘姓修的路会合。修路中途,凿悬崖正好要经过金鸡窝,村上人拿不定主意,派人快马进京向郑三俊报告,郑三俊随口吟出了一首诗:“鸡飞窝空随他去,留得新路后人奔。”这个故事一直到今天,仍为同春人津津乐道地传颂着。

        从同春村向山谷探去,前面便是马蹄窝,因山上有块石头酷似马头,山下的盆地又像烈马飞腾留下的蹄印,所以这个狭谷的地名就叫马蹄窝。当你从这个马蹄窝爬上华芝堂山巅,纵目俯视,九个大小相仿的龙塘倒挂在山梁上,犹如九颗宝石镶嵌在广袤的丛林中,四周连绵起伏的山林愈发幽深寂静。山中瀑布倒悬,浪花飞溅,奔流不息,当地人还起了一些离奇古怪的名称,如雷公塔、棺材弄、洗澡盆、仙女池等等。据说,这九个龙塘的水冬暖夏凉,不枯不盈,水深莫测,曾用5根麻绳都探不到底,这更增添了瀑布清泉的神秘色彩。每逢夏季,雨量充沛,山洪暴发,十几条瀑布在山梁上跳舞,它们奔跑着、挤压着,互不示弱,真可谓是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。”在这莽莽苍苍的丛林中,有一个庞大的野生动物部落在这里安家,有云豹、野猪、麂子、山羊、短尾猴、蟒蛇、娃娃鱼等不时地在丛林和河沟中时隐时现,树林头上百鸟啁啾,小溪中鱼翔浅底,给这深山老林带来了无限生机。当然同春村最多的还是茶园,那些茶园分布在山坡上,一梯一梯的,葱绿葱绿,就像龙脊梯田那样可观。同春人祖祖辈辈种茶,是茶给了同春人繁衍生息的生存条件。是这秀美的山川,良好的生态环境,使这个古老的村庄,永远不老,丰姿绰约,走进去就像是走进了诗情画意的大花园之中。


上一篇:碧云桥的传说 下一篇:没有了!